摄影人必须了解的40本书(二)

发表时间:2012-2-10 20:07:30 点击:2920次
《当代摄影大师—20位人性见证者》(阮义忠,中国摄影出版社,1988年)

  作者: [台湾] 阮义忠


  出版社:中国摄影出版社


  出版年:1988年3月


  页数:284


  ISBN:9787800070136


  内容简介


  阮义忠先生现生活在我国台湾,他在摄影理论研究方面,有着相当深的造诣,本身又是台湾著名摄影家之一,本书参考数十本国外摄影名家专集,以亲切活泼的笔调介绍桑德、布列松、卡帕、阿勃丝、寇德卡……等二十位杰出摄影家的生平经历与影像风格,生动的妙喻和精辟的引文穿插其间,倍增可读性。图版之编选,采画册欣赏页形式,印刷方面力求忠于原作在色调层次与质感的要求,以利读者欣赏。


         编辑推荐:          本书作者台湾著名摄影家阮义忠通过对在摄影史上作出杰出贡献的20位摄影师的介绍,解读,帮我我们从作品中人性的角度去看待历史发展,社会变革。由于20世纪上半叶电影还不发达,电视刚刚起步,摄影就成为时代和社会最重要的影像记录手段,而优秀的、具有人文关怀的摄影家,就成为“人性的见证者”。他们的作品广泛地表现了社会生活现实,各色各样的人物、城市和农村、战争与和平、时间与细节……同时,这些作品都打上了强烈的个性化的印记,表达出摄影家的观念、情感以及他们观察和触摸外部世界的方式。本书是学习和了解摄影史的重要读本,它打破了原有历史读物枯燥乏味的编辑方式,而是从个案出发,通过作品图文的呈现,加深了读者对于摄影在欧洲60—70年代中的呈现面貌的理解并从独特的角度切入摄影史和摄影家生平,以夹叙夹议、小故事、跳跃性的方式记述和论述了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20位摄影家及其作品。作者的书写达到了既简洁又丰富的境界。


 

  目录


 

  首版序


 

  奥克斯特·桑德


 

  保罗·斯特兰德


 

  亚历山大·罗琴柯


 

  雅克-亨利·拉蒂格


 

  安德列·柯特兹


 

  罗曼·维希尼克


 

  布拉塞人(久拉·阿拉兹)


 

  维吉(阿瑟·菲利格)


 

  安塞尔·亚当斯


 

  罗努埃尔·阿尔瓦雷斯·布拉沃


 

  比尔·布兰特


 

  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


 

  罗伯特·卡帕(安德列·弗里德曼)


 

  龙金·史密斯


 

  克里斯特·斯特伦霍尔姆


 

  黛安娜·阿勃斯


 

  罗伯特·弗兰克


 

  威廉·克莱因


 

  约瑟夫·库德卡


 

  托尼·雷-琼斯


 

  摄影箴言


 

  后记


 

  序言


 

  怎么也没想到这是自己的第一本书!十六年前由宜兰乡下来到台北,是在报刊杂志上画插图维生的,那时的想法是要出一本画册。后来开始以书简形式写些绘画随笔,并且做了一系列的海外中国画家访问记,却始终没有结集出书,而后写过诗、小说……每一个时期总希望能把埋首其中的创作搞出个成绩来,然而它们全都成了过去,因为我又被另一种新的表现形式给吸引去了,而这次是再也脱不了身的——那就是摄影。


 

  从拿相机到现在也整整有十二年之久,其中有七、八年的时问我几乎天天拍照,每隔个两三天一定会在暗房从早泡到晚,拍了不下万卷的底片,冲放出从来就没有统计过的相片——有好几万张吧! 摄影令我完全迷醉其中,本来我很青定的自许,第一本书该是个人的摄影专集吧! 然而竟然是这本《当代摄影大师》的书籍。



 

  说来惭愧,我是个英文程度仅止于简单生字,而发音荒腔走板的人,是个最没资格引述英文论述的文字工作者,本书的所有英文资料,都不曾被翻译成中文,它们都是由我太太袁瑶瑶首次翻译的。大概是自己的求知欲使然吧!七、八年前我正在发狂的拍照时,很想了解一下国外名家们的创作观念、表现手法,就开始向国外订购摄影杂志和个人影集。除了看照片之外,所有的文字对我全然没有意义,每当我碰到自己格外心仪的摄影家时,就很想多了解一下——他们的信念、他们的奋斗、别人对他们的评价……等等,就这样我开始进行极其费力费时的阅读方式——由我太太帮我念书。起先她将原文语译在录音带上,我再一遍遍地放着听,最后就养成把“它”抄下来的习惯,渐渐的我就积存了一大堆资料,而变成了这本书的骨干。


 

  后来为了在雄狮美术上连载,就开始进一步而有目的的搜购必备的工具书及各种杂志,以丰富每篇的素材,一个月一篇就这么写了下来。


 

  这一本书基本上是我的读书心得报告,也是我个人对摄影观念的整理。


 

  我从这种吃力的阅读方式中吸收到很多东西,也希望它能替国内摄影同行们打开一扇窗予,使大家不会象我那么吃力才看得懂书,很方便的就能与最伟大的影像作家们的心灵互通声息。


 

  这二十位当代摄影名家除了安瑟·亚当斯之外,都是本世纪的“人性见证者”,本着人世的精神在关照人问的苦难和喜乐。他们的黑白照片都成了影像的传统经典。本书只是个开端,接下来笔者正在雄狮美术上连载的《影像新貌》就是一份新的报告,它侧重在各种影像的实验手法与精神的引介,希望能进一步的为拓展摄影视野的工作,薄尽心力。


 

  ——1985.4


 

  后记


 

  好长一段时间,我日以继夜地埋首于“告别20世纪”的四个展览和四本书的大计划中。这项工程虽是极其累人,却又让我感到充实与喜悦。


 

  展览圆满落幕了,书也受到佳评,销售情况比预期要好,这就激起我在面迎干禧年时,许了个愿——再出一批新书。


 

  说是新书,其实有部分是旧作。这回推出的《阮义忠摄影文集》一套五册,有三册是再版的修订本:《当代摄影大师》、《当代摄影新锐》和《摄影美学七问》;另两册则是初版的新书:《摄影家西游记》和《面对摄影大师》。这五册书都是我在自己的摄影创作之余,长期关心摄影潮流所累积下来的思考结晶。我从一个没出过国门的年轻摄影狂热者,只能从杂志、影集上饥渴地汲取摄影名家的表现风格的养分;到后来因为创办中英文对照、并国际发行的《摄影家杂志》,而周游世界各国,结识了不少大师,有幸亲沐诸家风范。这之间的演变,还真的只有归之于造化了。


 

  《当代摄影大师》是我的第一本著作,早过我的第一本摄影专辑《北埔》。当初在《雄狮美术》连载时,是1983年的事,而结集出书则是两年后的 1985年4月。一算才真的惊觉到时间飞逝得有多快。


 

  尽管事隔十七八年,但现在重新校阅电脑排版的打字稿时,我却一点也不觉得过时,仿佛它们是我前些日子才脱稿的文章,依旧亲切熟稔,顺畅易读。《当代摄影新锐》和《摄影美学七问》两书也是紧接着在《雄狮美术》连载的专栏稿的结集。那阵子,大概前后有四年之久吧,我养成一个特别的写作习惯,每天早上固定在台北市民生东路的一家叫“芳邻”的西餐厅吃早餐,如果有稿子要写,用完餐我就把资料和稿纸摊开,然后烟一根一根抽,全神贯注地写。午餐时间,在附近上班的客人陆续进来坐满餐厅的每个座位。我呢,一点也不为所扰,无视周遭的喧哗,继续写。告一段落时,我就点份简餐吃,然后又是一根烟接着 根抽,下笔急疾地写,直到把整篇文章完成,我才出门,叫了辆计程车,直奔《雄狮美术》办公室交稿。因为我通常都是在最后的截稿期限才动笔的,已经没有时间让我再拖延了。


 

  这三本书就是在同一家餐厅的同一张大桌子上写成的。有时稿子较长,非在那里从早餐吃到晚餐过后,餐厅打烊前才跨出门。我还真的硬是没有破过例——写完文章才准离开。


 

  芳邻餐厅已结束营业多时,办了二十多年的《雄狮美术》也已停刊了。


 


  我这个抽了近三十年的大烟枪,也把无可救药的烟瘾戒了有八年之久。而周遭文化界的朋友、出版界的同行也都有或大或小的变化;整个台湾这个大环境更是变得令人越来越没信心。在人、事、物全非的情形下,能够把自己最早的三部摄影论著重新编排、设计,纳入《阮义忠摄影文集》里,不得不令我感慨良多——我真是幸运,能够一直坚守在岗位上,实现梦想。


  而执笔《摄影家西游记》和《面对摄影大师》的写作经验,可真是整个颠覆了自己原来的思考习惯。因为那时我刚开始戒烟,以前手上拿根烟,就像拿着笔一样,脑筋的念头才有办法变成文字。没了烟等于我的脑和手之间的连接神经被掐断了;我曾有超过半个月之久,每天坐在办公桌前,写不出几行字,稿纸是一张张地写了又撕……我知道只要点根烟就能下笔如飞。但,每当就要投降的那一刻,我又把自己给拉了回未……最后硬是靠内人袁瑶瑶的帮忙,我才克服了前所未有的写作障碍。我们两人坐在电脑前,由我一句句地口述内容,她将之打在荧幕上,我盯着上面的句子,再思考接下去的用词……这两本书的每一行都是如此诞生的,真是庆幸我有这么一个什么事都肯配合、并一直协助我达成目标的太太。


  这么多年来,摄影这件事完全把我和太太的生活、工作以及兴趣搅和在一起了。我们一起生活,一起上班,一起旅行,一起会见世界各国的摄影大师,一起出席国际摄影会议,一起参加国际摄影节的各项活动,回国之后一起坐在电脑前写文章……摄影简直就成了我们共同的修行之道。现在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,已经超过彼此个自成长的岁月,而且一日比一日多。我们认识了超过三十年——比我从事摄影创作的二十五个年头要长。不少国内外的摄影同仁或记者们都问过我相同的问题:“阮义忠,要是没有你太太的协助,会不会有今天的成就?” 现在我要在此处再重复一遍: “不可能,没有袁瑶瑶,就没有阮义忠。” 这一套《阮义忠摄影文集》的五册书,每一本背后都有另一位作者—— 袁瑶瑶。


  如果上面那句话是和我太太坐在电脑前打字的,我是说不出口的,因为还没张嘴就会觉得肉麻。我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用当初在芳邻餐厅里写稿的同一支钢笔写的。我终于完全摆脱没有烟就下不了笔的痼疾,我的脑和手的那条神经又通了。真好。


  更好的是,能够以这种心情迎接千禧年,以这五册一套的《阮义忠摄影文集》献给袁瑶瑶。


  ——1999.12


  书摘


  摄影与人性


  维希尼克冒着生命的危险,替已经被消灭的东欧犹太民族所拍的这批照片,像是在替摄影本质下定义,十分值得我们作为借鉴。


  在很少受到鼓励的情况下,我们的大部分摄影家开始把自己封锁在自己思考的想象趣味中,一味地追求“自我风格”。我们最常见到的照片是:在街上无目的地闲逛,随时都想抓住陌生行人在时空下发生的刹那趣味。不管对象的身份、表情是什么,这只不过是“生活的一种姿势”而已,而非“生活的内容”。人性是要靠沟通、了解、体谅或申诉才会出现的。邂逅并不等于沟通,只是把照相机镜头对着别人并不等于关怀。摄影对对象的反映作用要比自己的情绪投射到对象中去重要多了。


  换句话说,摄影想要呈现出人性的一面,就必须投入生活里,而非只在自己观念里打转。就连维希尼克的显微摄影也一样,他是因为精通了光学、生物学、医学、动物学之后,才可能拥有这一行最顶尖的地位。如果光是把切片里的组织拍成抽象图案的奇妙美景,那也许会流行一时,但永远不会替生物学开路的。


  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只讲求个人品位的照片,但缺少传递人性的摄影。这样的作品岂不是和抽象美的显微镜照片一样吗?它虽然是你用特别的倍率、取其特别的构图,甚至加上一些特别的光谱分析仪,而拍出“只有我才会这样看生物组织”的照片,但那与生物原来的组织完全没有关系,别人也不会因为这样的照片就对生命原生物有进一步的了解。


  维希尼克一直有着犹太人特别的耳语、特别的脚步声,而他的照片也把这些人的耳语与脚步声传给我们——虽然他们已从这世上永远永远地消失了。摄影的力量就在此,它能把消失的东西留下来。而摄影的好坏也在此:你到底要把什么东西留下来。


  1990年1月27日离世的维希尼克把人性留下来,把对生命的信仰、对同胞的关怀留下来,因此也把自己留了下来。(P90)

[色影纵横] 2009 电话: 0546-8593418; QQ①群 80685243 QQ②群 114029374 局域网地址:http://10.68.118.164
互联网地址:http://www.seyingba.com 邮箱:seyingzongheng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东营市南二路206号  鲁ICP备09085025号